旭隆移动版

关于爱的诗歌创作(爱的诗歌创作 )

大家好,乐乐来为大家解答问题。爱的诗歌创作 ,关于爱的诗歌创作很多人还不知道,现在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吧!

诗评丨张绍民:爱是风景之源诗评丨张绍民:爱是风景之源

爱是风景之源

——欧阳斌诗歌阅读随笔

文/张绍民

导语

好的诗人是诗歌在写他,诗歌成就了好诗人。好作品都是好山水。好诗歌都是爱的面貌。好的诗歌是爱的写照,爱的本质成就了一个人的诗歌,是对这个诗人的祝福。

写山、写水、写自然,无非写心;抒情、言志、见灵魂,爱的缘故。诗歌,是对心提供甘泉;诗歌,是带人回到永恒山水;是诗歌,是爱之源,道之初心,喊人还乡。

欧阳斌的诗歌,表达了爱的生态,爱成为诗歌的动词。

童心之爱清澈如甘泉

如果要写出好诗,就要向儿童学习;要领略美,就要请教孩子。山水自然具有少儿的气质,春天也具有小孩的味道。有的好诗写出了儿童天然流出来的冰雪智慧,让人欢喜,得到如此好诗的沐浴。

《山峰会不会将白云戳痛》全诗:“我习惯于以三千奇峰/来概括张家界的山峰/习惯于以笋、以剑、以鞭/来比喻张家界山峰的险峻/今天,小孙女妮总来了/在武陵源核心景区/面对那笔立的山峰/面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向她提出的山峰像什么的追问/她忽然反过来问我——/爷爷,山峰这么尖,会不会将白云戳痛/我立刻惊呆了/一个五岁小女孩的想象力已经让我羞愧/而她奇特想象力背后,蕴含的那种爱与善/更是让我一时无语”

这首诗,诗歌的题目把整首诗的核心部分挖出来,足以吸引读者,引人注目。

这首诗首先是铺垫,用比喻来描绘自然的山峰。奇峰身材苗条而瘦,比喻让山峰得到化妆。好的比喻发现潜在隐藏的自然之美。

好诗新鲜,因为它有出人意料的美。

“我习惯于以三千奇峰/来概括张家界的山峰/习惯于以笋、以剑、以鞭/来比喻张家界山峰的险峻”用两个一气呵成的排比来说明张家界奇峰之美,排比之中,比喻很热闹。

爱自然是爱基本的原汁原味方式。山水之美,美是对人的思念,人对美的思念在于怀念美的源头,人作为自然怀里的游子,思念人的出发源头,通过作客天地之间的人生客旅要回到人出发的地方。

与子孙后代一起来欣赏神奇山水,心旷神怡,是神之杰作让人赞叹。山水、天地、宇宙、万物,对人养育,对人引导。

好山好水皆是好课堂、好教材。要想熏陶心灵,就要请教自然。当美好山水与奇妙童心相遇,如同一个鼻孔遇到另外一个鼻孔成为欢天喜地的冒号,如同甘泉遇到好的杯子,杯子装下甘泉。童心是无限之美的器皿。

诗人的自谦铺垫,先抑后扬,为了让更惊人的爱出场。

诗歌在铺垫之后讲故事——

“今天,小孙女妮总来了/在武陵源核心景区/面对那笔立的山峰/面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向她提出的山峰像什么的追问/她忽然反过来问我——/爷爷,山峰这么尖,会不会将白云戳痛”这是这首诗的核心部分,表达了孩子惊人的想象力,想象力具有神奇之处,是绕开常规,创造了惊奇之美。想象力是创造力最大的能量。

向孩子学习,孩子可以重新发明司空见惯的事物。孩子真的可以重新发明“自然山水”。因为成人的目光依旧陈旧,而小孩的目光则是全新的甘泉,不一样,完完全全的新生力量,他们的目光里跑出新天新地新气象。

孩子对爷爷的反问:是爷爷没有想到的,始料未及。这给我们的启示:好好蹲下来,好好低下头,请教孩子,请教尊贵的童心。

孩子之爱,无限接近爱之源头,爱之活水甘泉,通过童心来洗涤人心。大自然风景之美来自于“道”之本体的创造,如孩童一样天真。

孩子之所以担心山峰是不是戳痛白云,这是一个生态协调的问题。在孩子心里,坚硬的力量会有武器一样的伤害。柔软的白云需要得到保护与重视。纯洁的力量经不起伤害,需要对之呵护。爱既如此:对弱小进行善的维护。这是柔与刚相处的哲学。

诗人发表感慨——

“我立刻惊呆了/一个五岁小女孩的想象力已经让我羞愧/而她奇特想象力背后,蕴含的那种爱与善/更是让我一时无语”诗歌珍贵,说出了我们应该记得的态度:不要忽略孩子的创造力、不要把自己的那一套强加给孩子,凡事与孩子商量,以请教的口吻与孩子沟通。

孩子当然比成人要具有智慧,孩子的智慧、语言、思考直接来自生命之源。成人的思维、思考如果不保持天真、不与源头保持密切联系,那么,就是经验与呆滞。

因为这首诗的启发很多,对此,进行联想与思考:儿童的能量直接来源于生命本源,还没有被世俗化、还没有被大人的思维行为同化,还没有蒙上尘世的灰尘。

成人世界要注意的是进行童心环保,甚至是第一的要务,因为孩子长大了之后,才能更好地保护自然环境。

童心要得到爱护,让孩子长大后内心青山绿水。呵护清澈的童心,好的诗篇、好的笑声、青山绿水都可以献出一臂之力。

童心是更美好的山水,爱护童心与爱护山水都是最重要的环保。坚持童心,就能回到本质。蓝天白云永恒之美就是接近童心之美的新天新地。

这首诗告诉我们:敬畏山水之美,就要像保护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全新语言一样。孩子与山水是这个世界的两大关键词,需要爱,需要契约,需要品质,对其进行捍卫。刚柔相济乃是造化的相配、相济。

雨与山牵手的演奏

写山写水,写其动更美;写其静,在于静心。好诗写好山水。好诗写张家界。好诗传播爱的福音,好山好水好地方好福气,到处都是幸福。爱山水,就是爱生存、爱生活、爱生命。今生爱山水,为了永恒生命,进入全新理想的境界之中,完美山水形成永恒理想之美。张家界山水天然,造化神秀,真乃神州之神韵福地。

通过写风雨、晴天之中的自然风貌,更能显示山水对人的重要性。人不能离开自然而生存。自然、山水、万物、宇宙的生态,是肉体之人存在的容器。爱惜自然环境如同爱惜人的皮肤、身体。山水是人延伸的身体。

来读《雨》这首诗:“在张家界,雨是大师,名气比我大/大雨是大写意,大泼墨/倾盆的色彩自天而下/欸乃一声,山就绿了,水就碧了/中雨是抒情诗,天在念,地在听/你也只需侧耳就行/侧耳,你就能听到三千奇峰的豪迈/八百秀水的柔媚/小雨是小清新,雨中藏着梦幻/藏着故事,藏着狐狸/雨是诱惑也是邀约/雨邀你前往,你前往了/她就会粘你的头发湿你的衣裳/就会与你融为一体/而你,就会与景融为一体”

《雨》是通过写张家界的大雨、中雨、小雨三种动态,来描绘张家界风景之美,三种雨水,是三种境界,是三种爱的活水甘泉浇灌。

这首诗开头一句,对雨的恭维是一种敬畏、敬畏人格化,风雨、晴天、寒冷之雪,都是水的演奏,是天地之间、造物主的规律如同旋律演奏自然协调。

“在张家界,雨是大师,名气比我大”自然与气候紧密相连,张家界与风雨天气紧密相连。天气是山水的表情。敬畏自然,敬畏雨水,敬畏天地万物、宇宙,更敬畏这一切的造物主。雨不要署名,人皆尽知,雨的作者在天上创作地上的雨水。人把自己放在自然风雨之后而显示出自然面前的谦卑。自然万物认识人的美德。敬畏它们的都有朴素的品质之美。

雨是一个自然的表情包。诗人用三种雨的表情来描绘三种雨中的张家界风景。一般而言,看风景需要晴天,但是,雨水之中看风景,别有一番滋味。

大雨之中的山,接受从天而降的“墨汁”的描绘:“大雨是大写意,大泼墨/倾盆的色彩自天而下/欸乃一声,山就绿了,水就碧了”大雨,性格而言,脾气大一点。把大雨写成作画、创作的过程,是诗意流淌,诗意从高天流淌而下,大雨如瀑布兴高采烈,有冲动的热情。大雨之中,站立的山做了站立的船,如挪亚方舟奔向天上。

“道”从天来,“道”是一切的墨汁,描绘所有的景象。山水被雨水的墨汁洗涤,洗礼带来更新。站立的墨汁,站立的奇峰,互相呼应。道源有初心的清澈。

雨水痛快淋漓把山峰作为内脏,把奇峰作为内衣穿在里面,暴雨作为激动的骨骼,好似站立的子宫把山放在体内,再次孕育。一场大雨是天地之间零时的庭院。

暴雨是激情大诗。中雨是抒情之弦:“中雨是抒情诗,天在念,地在听/你也只需侧耳就行/侧耳,你就能听到三千奇峰的豪迈/八百秀水的柔媚”此处写得很新鲜,下雨是在读诗歌,一种诗歌朗读,诗句都站立。雨中三千奇峰,山峰就把雨水作为诗歌淋浴。

山峰用雨水除却灰尘扑扑。雨水与山峰的相逢,恰如一种爱情的进行。雨水把天上的甘霖带给自然与自然怀里的芸芸众生,从天上崇高而降下的甘霖给神奇的山峰洗一洗淋浴。

奇峰是庄稼,需要天上的雨水浇透。小雨,轻音乐一样,清澈、高远、典雅。小雨是大雨的减肥。诗人认为的小雨与山在一起迷人而具有寓言、童话的气质:“小雨是小清新,雨中藏着梦幻/藏着故事,藏着狐狸”小雨的情调让人想入非非。小雨之中,群山具有淅淅沥沥的心情,恰好适合幽静氤氲氛围。

有的奇峰甚至就是站着的狐狸那样具有魅力、妩媚动人。这是令人遐想的修辞与境界。给人带来联想、暗示的诗句都有勾魂之力。

写出青山之妩媚,如同佳人之动人。和风细雨如披风,穿在山身上得体。

不同的雨水搂紧山峰,搂紧拥抱,搂紧风景,搂紧恋爱, 把山搂进入身体了,搂在雨水的乳汁之中。

爱的牵手,如雨水牵山,感情有爱之沐浴。

雨水与山跳舞,也是一种健康的锻炼:“雨是诱惑也是邀约/雨邀你前往,你前往了/她就会粘你的头发湿你的衣裳/就会与你融为一体/而你,就会与景融为一体”雨与山一起的舞蹈,情景交融。雨中写山,山得到墨汁洗澡而通透,成为站立的中国水墨,亦是现场的油画。

这首诗酣畅淋漓,呈现山与雨水的合作动态颜值,可谓高分而迷人至醉。好雨张家界,泼墨为好诗。

到张家界来看雨吧,就可以把雨作为好酒。一场雨把群山拎在手里。

纯粹的雪人彼此相爱

被爱描绘,幸运而美。作为一名小画家,画下的作品,是爱的面貌:春天一样、种子一样、纯洁、天然,清洁的童心之画,都是诗意流淌。

诗人根据小画家画出的画而写出的诗歌,更是绘画的延伸与对画的丰富,是读画读出来的诗歌。

读《妮画我赞·雪人》全诗:“好蓝的天啊,好白的雪啊/你堆了五个雪人/你给他们每个人都系上了一条红红的围巾/你给他们每个人都扎上了一块鲜艳的头巾/你的雪人相亲相爱/你的雪人任雪飞舞/你的雪人在雪中,不冷/在异地的雪夜读你的画/小孙女,我多想是你的第六个雪人”

《妮画我赞·雪人》这首诗描绘孩子绘画的场景,孩子画出来的五个雪人是爱、是风景,是五个雪山境界的童年。

诗人白描,说出画面内容:“好蓝的天啊,好白的雪啊/你堆了五个雪人/你给他们每个人都系上了一条红红的围巾/你给他们每个人都扎上了一块鲜艳的头巾”,简单、简洁的话语,勾勒出一副绘画的概括。诗句里的颜色赏心悦目,诗歌把画面的色彩烹调得很好。蓝、白、红、鲜艳······一群雪人氧气十足。

五个雪人是五首可爱的诗歌,是五匹庄稼。围巾、头巾是可爱的修辞。

孩子画画,画出了蓝天,人的常态思维是蓝天白云,但绘画的创造力是蓝天、白雪雪人。白云成为了雪人。雪人是白云的雕刻、很美,还是要飞回故乡老家天上。被孩子捉到的白云堆成了雪人。

最为关键在于:孩子画出的内心雪人是温暖而圣洁,是白云境界的天高地远。他们没有翅膀却能静静飞成天堂的面貌。画出来的雪人是理想境界的天使一样。

孩子画出的五个雪人是一个爱的共同体而每一个雪人都是爱的个体、具有爱的个性,组成了爱的生命共同体:“你的雪人相亲相爱/你的雪人任雪飞舞/你的雪人在雪中,不冷”五个雪人画在画面上,显示出小画家的内心纯洁,显示出孩子的天真、理想、美好。雪人相亲相爱一家人一样,弟兄姊妹肢体关系一样。只有雪人纯洁,才能有资格迎接来自天上的白雪作为高贵的礼物。雪与雪互相温暖,因为爱、无瑕的缘故。

画出的系列雪人是人类的一个理想缩影:干净、天真、甜美,无瑕,只有和平。人是一切山水自然的写照。

纯而暖,是小画家对人类的祝福,天堂境界的祝福促使人、督促人:人需要理想与干净的回归。

一副画雪人的画,要怎样的心境来品读?

最好同样是下雪的时间、夜深人静:“在异地的雪夜读你的画/小孙女,我多想是你的第六个雪人”成为爱的共同体中的一员,是一幅画发出来的召唤。生命通过小孩子创作的画面,呼唤人进入爱的全称之中。唯独爱的全称能够完善任何一个人的人生。

成为童心收留的雪人,成为回家、回到爱之源的雪人,是人生终极奋斗目标,人要成为有正确归宿的游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成为一个归回的雪人,得到了洗礼,得到了归回爱的永恒故乡。

在一幅画的完完全全的新天新地境界里面,心回归了、心得到了洗涤,就是内心得到安顿。

这首诗通过雪人的召唤,人要洁净地归回,作圣洁的还乡。孩子对我们的呼唤、召唤,是要我们的人生回到泉眼的起初,回到一颗泉眼的甜蜜。诗歌说出了一幅画的最高境界:生命在于建立彼此相爱的契约。

生命要我们如一群可爱的雪人组成生命永恒共同体,组成一个洁白信念的团队,要我们追求没有瑕疵的理想生活。我们迫不及待要加入这个圣洁的、具有永恒盼望的团队。雪人没有翅膀,也能一起手拉手飞入天堂。

爱对人的寻找

人漫游世界,成为游子。爱带着泉源,对游子寻找。被爱找回来的人很幸运,能够回到灵魂的本质里获得永恒生命。

人因为孤独而寻找,寻找孤独的答案。友谊是爱的答案,友谊是孤独的解药。有爱的人寻找友谊,是把爱作为昂贵礼物来分享。

我们一生寻找很多东西,无非是寻找可以完善我们的力量,让我们的身心灵都得到安顿。在内心,寻找光源,要回到光源。

《寻找》全诗:“熟睡中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三十多年没有交往的人/一个儿时朋友/突然想了解他的情况/了解他现在哪里,是否结婚、生子/甚至,是否像我一样有了孙子/于是,从被窝中爬起/先百度后微信再微博,能找的平台都搜索了/结果,一无所获/于是,又钻进被窝呼呼大睡/被我思念的那位朋友一定不知道我的思念/一如夏日里某只蜻蜓、冬日里某片雪花/它们到我的窗口来过,我也不知道”

《寻找》是爱的一曲行动,对往昔友人、中断三十几年联系之后,记忆翻开往事,寻找昔日友人的下落,这是有情有义。

此诗第一句是发动机发动,是诗歌的动力源:“熟睡中突然想起一个人”诗歌一开始就很突兀,但又是人之情感。想起来的人,要么是爱的照亮,要么是夜晚里突然出现的一盏灯。

我们经常突然想起一些事情、一些人,想到的内容其实早就埋伏在我们的心里、思维里。凡往事都埋伏在意识的档案里。

这个人的具体内容如何?想了解他,原因是与他有过友谊、联系,对曾经友谊珍惜,因为岁月流逝,很多人杳无踪迹、失去消息,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一个人都会遇到。与我们同行的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关心一个三十多年没有联系的友人,关心他的人生、关心他的家庭、关心他的生活:“一个三十多年没有交往的人/一个儿时朋友/突然想了解他的情况/了解他现在哪里,是否结婚、生子/甚至,是否像我一样有了孙子”人的精力很有限,在忙忙碌碌的人海,一个人在岁月的流逝之中,还能响起另外一个人,很不容易。怀念、追忆,对一个人的思念,想起一个人,都是因为情深义重。爱,最容易遗忘,而记起来关心一个人,需要心里打开看见一个人,是爱的看见。心里就被不是爱的力量充满,如同空气充满夜色。而爱想起一个人,是点一盏灯。

那些失散的友人,仿佛大水冲走的石头,到了哪里?别人是我们的镜子,我们也是别人的镜子。一个人需要一面自有永有的无限好镜子,就不会以自我为镜子,我们以生命为镜,能看到自我、一个人的局限,以生命之源为镜,就能互相用爱搀扶。

想到一个人,立即用现在的方式寻找对方的蛛丝马迹。寻找一个人的气味、寻找一个人的脚印、寻找一个人的呼吸:“于是,从被窝中爬起/先百度后微信再微博,能找的平台都搜索了/结果,一无所获/于是,又钻进被窝呼呼大睡”一个人睡了,想起一个人,在茫茫人海来搜索,仿佛大海捞针,虽然艰难,但的确有情谊。诗歌在这里,很有生活气息。

什么在牵挂?是因为思念、因为爱涌出泉水,但人是有限的,人不可能随时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回答。一个人一生能够找到的正确答案要珍惜。一个人能够找到的东西是很少的,找到的好果实,要珍惜。

生活里,为一个人付出了什么、做了什么,真的不必要大声嚷嚷,这就是这首诗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迪。

爱是奉献,爱是付出,爱是秘密的行动,爱是无条件地给与。这正如诗歌所言:“被我思念的那位朋友一定不知道我的思念/一如夏日里某只蜻蜓、冬日里某片雪花/它们到我的窗口来过,我也不知道”我们用什么方式来处理人生中失去消息的那些曾经在一起的人?寻找、思念,但得不到任何消息。我们的确寻找过、思念过、努力过。有时候虽然徒劳,但总是遗憾也能作为慰藉。

为了爱,为了爱的回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爱会“咬”人一口,就像针尖对肌肉的痛觉触醒。

互不打搅、却爱过,也是一种境界。

爱之本源经常打开门,用清泉惊醒人意识的渴意。人的存在,是爱之源即“道”对人的创造。爱一直用源头之水在呼唤人回去解渴。

这首诗很亲切,是对昔日友人的难能可贵的找寻,是爱对人回来的呼唤。写友情的诗歌越来越少,人们忽略友谊而卷入利益的漩涡。这是爱的提醒与对读者的照亮。

结语

山水自然之于人,如皮肤、如身体、如呼吸之于人一样重要。爱对于人而言,就是生命的意义在人身上、人生的全部意义。

欧阳斌的诗歌,明亮,真实,朴素,读之,如同打开春天的窗口,一首诗就一首窗口,画卷扑面而来,馨香沁人心脾。

在他的诗歌里面,有强烈的、对山水、生态、自然的敬畏与热爱,风景都愿意奔扑进入其诗歌里面,展示自己的造化神秀,好山好水好风景在美好诗篇里打开神性、神韵,带来心旷神怡的境界。《山峰会不会将白云戳痛》《雨》都是写张家界生态文化、自然山水、旅游的精品力作,值得大力推广,这些好诗是文化自信自强的行动。

在他的诗歌里面,爱是甘泉,诗歌成为传播甘泉的容器、通道,品读如此好诗,如何甘泉,解渴,洗心洗肺,内心与灵得到洗礼。

在他的诗歌里面,爱对人进行寻找,爱呼唤人回到泉源,返回初心故乡。爱是还乡的引导。

好诗打开精神明亮的新天新地,读诗如返回故乡一样亲切。

附:欧阳斌诗选

《山峰会不会将白云戳痛》

我习惯于以三千奇峰

来概括张家界的山峰

习惯于以笋、以剑、以鞭

来比喻张家界山峰的险峻

今天,小孙女妮总来了

在武陵源核心景区

面对那笔立的山峰

面对我一而再、再而三

向她提出的山峰像什么的追问

她忽然反过来问我——

爷爷,山峰这么尖,会不会将白云戳痛

我立刻惊呆了

一个五岁小女孩的想象力已经让我羞愧

而她奇特想象力背后,蕴含的那种爱与善

更是让我一时无语

《雨》

在张家界,雨是大师,名气比我大

大雨是大写意,大泼墨

倾盆的色彩自天而下

欸乃一声,山就绿了,水就碧了

中雨是抒情诗,天在念,地在听

你也只需侧耳就行

侧耳,你就能听到三千奇峰的豪迈

八百秀水的柔媚

小雨是小清新,雨中藏着梦幻

藏着故事,藏着狐狸

雨是诱惑也是邀约

雨邀你前往,你前往了

她就会粘你的头发湿你的衣裳

就会与你融为一体

而你,就会与景融为一体

《妮画我赞·雪人》

好蓝的天啊,好白的雪啊

你堆了五个雪人

你给他们每个人都系上了一条红红的围巾

你给他们每个人都扎上了一块鲜艳的头巾

你的雪人相亲相爱

你的雪人任雪飞舞

你的雪人在雪中,不冷

在异地的雪夜读你的画

小孙女,我多想是你的第六个雪人

《寻找》

熟睡中突然想起一个人

一个三十多年没有交往的人

一个儿时朋友

突然想了解他的情况

了解他现在哪里,是否结婚、生子

甚至,是否像我一样有了孙子

于是,从被窝中爬起

先百度后微信再微博,能找的平台都搜索了

结果,一无所获

于是,又钻进被窝呼呼大睡

被我思念的那位朋友一定不知道我的思念

一如夏日里某只蜻蜓、冬日里某片雪花

它们到我的窗口来过,我也不知道

张绍民,1997年参加《诗刊》青春诗会。2022年参加《诗刊》青春回眸诗会。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潮》《绿风诗刊》《散文诗》等发过头条。大量作品在《人民文学》《儿童文学》《读者》《青年文摘》等发布。多次获得全国诗歌大赛第一名。出版长篇小说《村庄疾病史》《刀王的盛宴》。原创各种体裁文学作品。著有长诗、长篇小说、长篇儿童文学等诸多作品。

欧阳斌,1965年7月出生,湖南衡阳人。曾在衡南县茅市供销社、中共衡阳市南岳区委、中共永州市双牌县委、湖南省旅游局、湖南省纪委、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工作,现在张家界市政协工作。已出版诗集《阳光的手指》《最美湖南》,散文集《感悟名山》《叩问》等多部文学作品及《中国旅游策划导论》《实划实说》等旅游策划专著。

诗评丨张绍民:爱是风景之源

本文到此结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